传播法治文化,弘扬法治精神。
新征程
您当前位置 :  首页 > 墨香

禹中斌让书法神采飞扬

2021-02-03 10:58:56 来源:快报网

  (通讯员 石振峰)有位收藏家朋友,总在我面前夸赞书法家禹中斌的作品和人品,还硬强迫我去给他写篇序言。

  其实,我和禹中斌也算是相识多年,并互有微信,且三天两头能看到他的消息——他给这里写的牌匾挂出来了,他给那里写的碑文露面了;他题字的大桥通车了,他写片名的电影上映了;他那天在主席台上发表获奖感言,他这天录制的节目在地铁站里播放;他写的榜书“佛”字作为国礼送给了尼泊尔总统,他书写毛泽东的词《沁园春•雪》被人民大会堂收藏了……

  收藏家的眼光独特。于是,我主动跟禹中斌相约,要看他现场挥笔写字,要听他讲研习书法的故事。

  家父是启蒙教师

  禹中斌从手机中翻出父亲的老照片时,双眼充满了深情……

  禹中斌幼年识字习书,真正的启蒙者应是他父亲——禹维欣。当年,父亲是河北邢台工艺美术厂的师傅,擅长在玻璃上写字绘画,反做正瞧,那是堪称一绝。父亲收藏了不少名人字画,禹中斌也算是耳濡目染。不过,按禹中斌的说法,幼年练书法纯粹是讨父亲喜欢,本意则是想“偷懒”而躲避农事劳动。

  话虽这样说,可禹中斌的字越写越有模样,亲戚朋友夸,老师也一直让他当班长,让他包揽了学校的黑板报,让他在书写和绘画上大展才能。

  恢复高考的1977年,禹中斌顺利考入河北师院威师美术专科。上课,他全面系统学习绘画;课余,他依旧刻苦练着书法。临“四大家“的楷书,习“二王”和米芾的字,后兼修张裕钊的书法,博采众长。

  书画同源。通俗的说,书画是老街坊旧邻居,同住一个大院。有一天,在学院的图书室里,禹中斌偶然看到了《黄自元书法间架结构九十二法》。一时间,他喜出望外,大彻大悟。噢,终于找到了结字的法则。那时没有复印机,禹中斌便买来透明纸,采用“双勾”的办法,拓下了上千张的帖字。以至于从事美术教育之后,在并不重要的会议上,他依然在笔记本上双勾默字,让领导误以为他认真做笔记呢……

  禹中斌的书法成就,应该满足了其父望子成才的愿望。

  表情达意显魅力

  禹中斌多年从事教育工作,不太愿意讲零碎的故事,侃侃而谈的是观点。不过,同样很精彩。

  他对我说:中国汉字是一大发明,是一个奇迹。为写好汉字,千百年来不知有多少书家苦苦探究。经过一次又一次的大浪淘沙,留下的是最美的字体。备受推崇的“天下第一行书”《兰亭序》,那是一群文人墨客玩着“曲水流觞”饮酒作诗之后,推举王羲之乘兴写下的。它情真意切,是优美的散文,是漂亮的书法。

  你看唐宋时期的楷书——欧、颜、柳、赵,几乎是后人无法逾越的高峰,也是初学书法者临摹的范本。汉字是用来表情达意的。笔随内心走的书写,也正是书法艺术的外在魅力。

  禹中斌的讲述,仿佛又给我上一堂生动的书法课。反观禹中斌的书法,我从他楷书“博学”二字中,感到了充满知识的力量;我从他草书“惊涛”二字中,看到了汹涌澎湃的浪花……在我看来,他的书法就是无言的诗,就是心中的画。令我久看而不生厌。

  我明白,中国书法一般分为篆、隶、草、行、楷五大书体。我那收藏家朋友曾悄悄告诉我,如果悬挂和收藏禹中斌的书法作品,首选是他那泛着魏碑神韵的唐楷,退其次则是他那体态飞扬的草书。嗨,何必那么神秘呢?公布于众呗!

  守正创新走大道

  “你对自诩为‘现代派’的丑书怎么看?”

  “画鬼容易画人难。”禹中斌露出了不屑的样子。然后话锋一转,说:中国军人天安门前的正步走,那是经过严格训练的,是规范的,是有难度的;愣把七扭八歪随意走自封为“张扬个性”,很容易做到。服装大师们,把品牌设计得很漂亮,人见人爱,那是很难的;把一条裤子任意剪两个洞,愣号称‘时尚’很简单……书法也是,写的不规范不漂亮,极其容易和简单。写的有来龙有去脉,那是要下一番苦功夫的。为什么把书画统称为美术?因为它是美的艺术。

  已故相声大师马季,曾给禹中斌的书法集题词:“质沿古意,文变今情”。就是夸他的书法有继承,有创新。

  出生河北、久居北京的禹中斌,如今靠一手好字常受邀而挥笔在祖国各地。更有意思的是,有人在网上把禹中斌的书法作品和古今名家经典作品混放一起,让人进行比较和欣赏。不瞒您说,好评如潮。

  禹中斌也“玩”抖音晒书法,拥有众多的铁杆粉丝。吉林有一位毕业两年的大学生,看了禹中斌的书法如痴如醉,便从网上下载打印装订成册,苦苦临摹,还一直想拜禹中斌为师。

  我不想堆积大量的溢美之词,来夸赞禹中斌的书法和人品,因为权威机构已经有了评价。论艺,他2014年5月获得了“全国最具收藏价值艺术家”称号。说人,他2015年5月被授予了“德艺双馨艺术家”。尽管禹中斌还在谦虚的说:“我没想出大名,也没想挣大钱,我心中所想的是把字写得更好,为大众服务。”

  我知道一篇千字短文是很难写尽禹中斌的。我也不希望禹中斌的书法字体变来换去。因为一种书体走向极致之时,它就是大众极易辨识的符号。不论在街头还是室内,远远望去:这是启功的字,这是欧阳中石的字,这是沈鹏的字,这是禹中斌的字……这,就足够了。

  书法家禹中斌作品展示

 

[编辑: 杨骁楠]

免责声明:
        快报网转载的内容,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快报网无关,您若对该稿件有疑议,请与我们联系。

上一篇:云南曲靖:愿诚信之风长兴不消

下一篇:新警家书:明月为寄,见字如面

领航新时达

热门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