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法治文化,弘扬法治精神。
新征程
您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物

云南泸水:打卡界桩,在祖国遥远的边疆,有他们巡边守护!

2020-12-23 09:39:38 来源:快报网
  快报网讯 (通讯员 李浩文)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片马镇,中缅边境上的一个小镇,边境线长64.44公里,与邻国以山水为界,河水从高黎贡山深处汇聚流入缅甸,河水不深,可趟水而过,小河边砾石成堆,两岸山峦叠嶂,泛黄的荒地边两人多高的防护隔离栏格外显眼。
  
  “今天微信步数多少了?”坐在界碑旁休息的片马边境派出所巡逻民警李航对一旁的护边员问到。
  
  护边员摸出口袋中的手机:“今天都快30000步了,今天不出意外的话榜首又是我了。”
  
  话音刚落,民警李航从背包中取出水和面包递给围座在界桩前的民辅警、解放军战士和护边员。
  
  辅警麻贵忠接过水和面包刚要吃,身旁的警犬凑了上来,老麻毫不吝啬的打开面包放在手上,警犬也毫不客气的吃了起来。
  
  一旁的解放军战士打趣地说:“你那一份被你‘兄弟’吃了,你只能到地里看看有没有包谷杆了。”
  
  “没事,这不快到下一个点了嘛,再和点上的兄弟讨点吃的。”
  
  站在界碑旁,只见对面缅甸村庄离得最近的房屋,距离只有10米左右。在房屋背后,有人正在劳作。因双方土地紧挨在一起,有的田地更是犬牙交错,国界分界线就是一道田坎,脚一抬就能跨越国境。如果没有当地人介绍,外人根本分不清国界线在哪里。
  
  当然,隔离网并不能保证完全按照界线走向设置。边民的部分田地将被拦在防护网之外。“有田地在防护网之外的地段,将考虑通过设置可开合的小门等形式,方便村民耕作。”李航说。
  
  看向对面的山上,护边员正在修建新的隔离网,隔离网成了橘红色,在泛黄的山林中更加鲜艳。在现场了解到,今年初,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边境线上的非法便道小路就被及时封堵,并设置了隔离墩和隔离墙,至今一直没有挪开。
  
  在片马这样与国外村寨连结紧密的村寨,建防护网外还远远不够,如何加强防护?
  
  “对此,我们实施了一些可圈可点的边境村寨管控措施:结合辖区边境实际,创新“四级网格+十户联防”机制;有的地段拉了隔离网并放置了摄像头,通过实时监控及反复巡逻的方式,阻断境外疫情输入渠道,不能技防到位的地方,则增派人手严防死守;鼓励边境村寨群众积极举报偷渡等违法犯罪活动,查证后按照相关管理办法兑现奖励……竭尽全力管住盯死边境一线。”
  
  稍作休息,巡逻小队观察边境线情况后并沿着蜿蜒的边防线一路行进,沿途山间中的帐篷均有人值守,并且和周围的执勤点遥相呼应。
  
  沿途中见到一组护边员正在修补损坏的隔离网。刚到边上就看清是下片马的护边员董玉祥,老董是下片马小组的一名护边员,他的事迹在我这里已经耳熟能详。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战中,作为党员的他主动请缨,带领护边员参加执勤点的疫情防控值守和边境一线巡逻。每天与同伴们到人迹罕至的山林小道巡查,住在简易帐篷里,到小路、便道设卡执勤,24小时轮流值守,对过往人员、货物进行严格排查,守护着一方平安。
  
  见到他时,他和巡逻队员说到:“上面那段边境线我们已经巡查过了,你们可以往回走了,我们修补完隔离网就回我们上面的执勤点。”
  
  听到这里我笑着和身边的老麻说:“你的面包没着落了。”
  
  老麻听到后喝了手中最后一口水,不慌不忙地说:“没事,到我们点上就可以吃饭了。”
  
  1小时后,看到了停在路尽头巡逻车,巡逻队员卸下身上的装备,整理队形。这才发现他们的后背衣服一片片白白的盐渍,在黄昏的阳光下格外显眼。
  
  不到边境线,不知道边境线的绵延,到了边境线,才知道祖国大好河山的辽阔。他们用青春和热血守护的那片土地,也许只有当站在那里,你才真正理解那份忠诚和执着。

[编辑: 张虹]

免责声明:
        快报网转载的内容,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快报网无关,您若对该稿件有疑议,请与我们联系。

上一篇:云南临沧:守一方水土,就要护一方安宁

下一篇:15年坚守 书写平凡之美——记云南苏典边境派出所爱岗敬业标兵李荣海

领航新时达

热门

分享按钮